精神康复广角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51号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Tel:010-82088261

Email:[email protected]

编读往来

家人患病不去就医怎么办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尊敬的王××、李××:

为保护隐私,此处隐去您二位的名字,请见谅。我是北大六院的医生,受姚大夫委托试着回复您二位的来信。

您们的来信我看了很多遍,还是觉得回复起来很困难。我能想象出二位老人面对现在已是中年人的生病儿子,尤其是当他不服药、不就医时候的无奈。我想这种情况换做是我的话可能也会觉得束手无策吧。

我知道最理想的状况肯定是他能够接受去看病,先是拿到诊断书给单位,这样就不至于被开除,有单位就能有一份保障。另一方面,如果能就诊,可能也有希望接受治疗,说不定还有好起来的可能。但这些都因为他本人拒绝就医而无法实现,您二位也想过强行送他去,无奈他正是壮年,您们已经老了;想过通过公安协助送他去,但受限于《精神卫生法》的规定,患者如果没有伤害他人伤害自身的行为,或者是有这些风险的,还是施行自愿诊疗的原则,警察也爱莫能助。

在这样一个无解的局面里,我突然想到,他本人是什么想法呢?可能您们会觉得他生病了,没有自知力,不能理性地做出最适合自己的决定,我相信您们已经和他说过很多次就医的意义,已经尽全力了,因此会觉得他多次明确拒绝就医,就没得商量了,所以也没有在信中提到他本人的想法和做法。

我试着猜测一下他的想法,多半是臆测,很可能他并没有这么想,但我还是愿意从他的角度找出一些对他拒绝就医的解释。他可能想自己没有病,去医院意味着承认了自己有病,也可能担心去了医院医生就会认为他有病,还可能觉得去精神科就诊本身就是一件“丢人”的事……,还有很多其他的可能性。我不知道他是否了解单位对他的要求,以及被开除意味着什么,他怎么看他的工作,他怎么想他以后生活的安排。后面这些想法不一定能有答案,但这样去问他至少表明1.我们关心他的想法和感受,2.我们是以一种尊重他的态度和他交流,3.我们愿意和他就此进行讨论。我知道这样的交流对于一名长期患病的人来说非常困难,但同时我也相信反复的这样的平等交流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至于他的治疗,我反对暗服药,理由有几点:一是暗服药很难保证稳定的剂量,二是被发现后可能加重他的被害妄想,三是即便经过药物治疗症状好了,病人也不认为自己是通过治疗好起来的。因此我建议,一经诊断明确,要尽早告诉本人他的诊断是什么,当然可以有一定的解释让他更容易接受,比如在日韩等地会把精神分裂症称为“思觉失调”,以避免“精神分裂症”带来的病耻感。更重要的是强调就医和药物治疗的重要性。

推荐一本书叫《他不知道他病了》,作者就如何与患有精神障碍的家人相处,提出了许多有效的枝巧和睿智的忠告,希望您们看了书后能更加了解如何和儿子建立信任与合作的关系,从而走出无助和苦恼。

希望我的回信能给您们一些帮助!

祝愿您们的儿子早日康复!

杨磊 医生

本文由邱宇甲编辑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