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康复广角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51号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Tel:010-82088261

Email:[email protected]

康复故事

二十年夹缝中的尊严

来源: 作者:萧萧
浏览次数:

生病二十年,前前后后总共住过四次医院。现在我的病情已经相当稳定了,治疗过程中读了很多书,还利用业余时间学习音乐知识和吉他,平时没事的时候会写些文字。我现在经常参加康复科的康复训练,和社会也有所接触,明白自己的目标,对自己的能力也有正确的评估。但是,刚得病时的我,不是这样的。

刚刚生病的前几年,那时我住的医院坐落在南城郊的一个“荒山”上,离城区相当遥远。由于病耻感和无知,我当时的心情相当糟糕。父亲则比我承受了更巨大的心理压力,不敢在单位和公众场合露面,就连单位的娱乐室也不敢去了。其实生病的也不是他,这一切都和他无关。那段时间家里的亲戚每隔几天就要主动联系,分担父亲的压力,而我住在医院对这些都不知道。仔细想想我的家人为我付出了很多,每个精神病人的背后都有家人很多的付出。那段时间我也曾想到过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我不能,因为爸爸只有我一个亲人了。康复故事.jpg

我知道爸爸承担着巨大的心理压力,随着我接二连三的住院出院,慢慢的父亲的性格也变了,变得有点暴躁。自从我生病以后父亲就没有过过一天安生日子,还要面对别人无理的歧视,有时当我知道别人对父亲的无理时,我就要提棍子去打他们,父亲无奈的说:“别去了,少给爸爸惹祸吧!”那个时候我们父子相对,眼里噙满了泪花。

还有一次,家里来了一个客人。表情紧张,左顾右盼后说,他们家孩子好像也生病了,但是不敢去医院。为什么不去医院呢?不说也知道是害怕别人的歧视,害怕过那种没有尊严的日子。我们的医学技术已经很发达了,早期干预很多病都可以治愈,为什么还有这么多歧视,精神疾病患者的尊严什么时候才能得到社会的关注和重视?

幸运的事,坚持治疗和康复,我的病慢慢的好起来了。也许是心态的改变,虽然我现在还在住院期间,我的精神面貌已经得到很大的改变,已经能胜任一些社会工作。面对别人的歧视我也能正确处理,一笑了之。我已经不是那个整天愁云满满对未来毫无希望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甲了!这些要感谢医院所有的医护人员,康复老师。未来的生活正在前面向我招手,我和我父亲及家人的第二次春天正在到来,希望的花朵正在缓缓盛开!

本文由姜思思编辑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