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康复广角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51号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Tel:010-82088261

Email:[email protected]

编读往来

二十年风雨求医路——努力与疑惑结伴同行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医生:

您好!我是一名53岁的男性,诊断“精神分裂症”20多年了,也吃了很多年的药。我爱人2010年出走离开了我,儿子现在18岁已上高中。我现在独居,生活懒散、无聊,有时在母亲要求下帮她做家务,能与妹妹聊天。我的发病情况是这样的:我16岁时染上“手淫”的恶习,反复担心身体变虚,自责、悔恨,逐渐出现注意力不集中、失眠,影响学习,高考落榜,但因“羞于启齿”当时未告知父母。参加工作后曾出现悲观情绪、觉得人生没有意思,有孤独感,会莫名恐惧。后来因工作“差错”被罚钱,与领导闹情绪,调整岗位。工作期间曾亲眼目睹一女子被火车压死,吓得毛骨悚然,精神受刺激。28岁那年,被家人送至当地精神病院,确诊“精神分裂症”,服氯丙嗪治疗。此后多次住院,先后服奋乃静、舒必利、氯氮平、多虑平、喹硫平、利培酮治疗。目前服奥氮平10mg/天、氯硝西泮1/晚,常半夜醒来后再睡不着。为了根治疾病,我也曾钻研过中医和基因疗法,好像没什么用,我的医生说我可能会终生服药。请问医生,我是不是被误诊为“精神分裂症”?是否存在神经症、或情绪问题?我目前的用药是否合理?精神分裂症和失眠是否可以根治?是否需要终生服药?另外,我还有“脑梗塞、脑萎缩”病史。希望您尽快回信,谢谢!

朱先生

尊敬的朱先生:

您好!非常感性您的来信!敬悉您信中所述,首先为您的病痛经历表示遗憾和惋惜,同时也为您能坚持20多年的药物治疗感到欣慰,也为您不断钻研学习、求医问药的精神而感动!很高兴能为您回信,也希望能帮助到您!

下面就您在信中所提到的问题和疑虑,我尝试予以解答。(1)非常理解您对目前诊断的疑虑,因为您起病是由于年少时出现“手淫”问题而产生的过度焦虑,之后又有一段比较明显的情绪低落,工作期间又经历“创伤性事件”。这些情况单独从现象看,的确倾向于您提到的“神经症”及“情绪问题”。但并不知道您当时的具体情况,是否还存在其它的症状?如幻觉、妄想、被控制感等精神病性症状,进而导致焦虑、抑郁情绪?精神疾病的诊断,目前仍基于现状诊断,您当时因种种原因未曾就诊、也没有相关的病历记录,所以时隔近30年再去判断当时的情况,的确比较困难,诊断还应该以当时的临床表现为主要依据。(2)目前看来,您的治疗效果还不错!您在信中也提到,为了根治疾病,您在服药期间还不断学习,如钻研中医、学习基因疗法等,您还成家、生子,现在还为母亲承担很多家务,都说明您的社会功能保持相对完好,提示药物治疗是有效的。您目前每天服奥氮平10mg、氯硝西泮1片,应该属于维持期治疗。您目前状态保持良好,病情无波动,基本不影响生活,说明用药还是合理的,希望您能定期复诊,根据病情适时调整治疗。需要注意的是,您目前每晚服氯硝西泮助眠,氯硝西泮属长效镇静催眠药,服用后可能会有后遗效应,如次日乏力、懒动,腿软甚至摔跤等。您今年53岁,而且有“脑梗塞、脑萎缩”病史,故更需慎重服用,可尽量减少剂量和服用时间,建议门诊调药,可考虑换用其它药物交替服用,或者认知行为疗法,改善睡眠。(3)您担心疾病不能根治、会终生服药。从理论上来讲,是存在这种可能性的。因为,精神分裂症属于慢性、重性精神疾病,病因及发病机制尚不清楚。基于目前的研究成果,仍基于对症治疗。但也不要失望,精神分裂症的治愈率还是比较乐观的,只要规律服药、系统治疗,病情可以长期保持平稳,几乎不影响社会功能,这也是我们治疗的目标。

另外,通过了解您的发病及就医经历,我也受到一些启发。首先,在青少年性教育方面,社会应予以足够的重视,相关从业人员应继续加大宣教力度。促使青少年对性有正确、合理的认识,避免因此产生过度焦虑、甚至抑郁等情绪障碍,健康、快乐地度过青春期。其次,精神科从业人员应继续加强精神卫生宣教,使更多的人能正确认识精神疾病、更早识别情绪问题或精神症状,以期做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少复发,有效提高治愈率。鼓励广大病友正确看待精神疾病,保持良好的心态,健康、快乐地生活、工作、学习!

再次感谢您的来信,希望我的解答能对您有所帮助!

祝您健康快乐,享受每一天!

                                                     廖雪梅 医生

本文由邱宇甲编辑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