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康复广角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51号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Tel:010-82088261

Email:[email protected]

康复故事

我今年24岁,我患双相情感障碍十年了

来源: 作者:廖俏
浏览次数:

青山的温柔

碧水的娇羞

永远不要泪流

末世里的爱情

如片片落红

一座地老天荒的城

如今老泪纵横

冥冥中稚气褪去

灵魂涌动······

——廖俏写于2016年北京XX医院

 

十年前我成功地病倒在一个多情的春天。我的病已经十年了,是啊十年了……《泪》-水彩-4开-2016.jpg

十年使我光荣地从一个小病号成功转型成为了成年病人。要知道,被确诊那年我才十四岁。

有时我总是想,我是病人吗?稳定期,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在宽松的大学也照样努力,状态比正常的同学好太多。但是,我很害怕自己情绪会波动,波动小了自己能调节,大了控制不住了可怎么办?对我的同学朋友来说情绪波动波动没什么,甚至大家追求刺激。可是我呢,我必须控制我的情绪!因为我有病!怎么听着跟骂人似的?不好不好!换种说法吧,我不能喝可乐,不能喝咖啡,不能喝酒,不能吸烟(当然,打死我都不吸烟)对,我是特殊人群中的一员,我患有双相情感障碍。我现在想否认都否认不了这一点了,十年了!十年了……

是啊,十年了从十四岁到二十四岁,这十年是成长的关键期,患病这么多年已经让我不知道真正的自己是谁了……

小时候生病后发脾气哭闹只能被大人迁就着,被大人凶,被惩罚关到房间里或是约束起来。其实小时候发脾气哭闹是因为生病了,那从来不是真正的自己。可是自从生病,我也就不知道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了。大人的无奈、迁就或是惩罚、另眼相看和说三道四只能使我越来越自卑。后来长大了,我总是思考这个问题,假若我没生病的话,我应该是个懂事的孩子吧……

我就这么长大了,我是和双相情感障碍相伴长大的,我的成长是伴随着双相情感障碍的。可是,像我这样的孩子,能找到自己是谁吗?

其实在这些年里支撑我不断前行的是“爱”。

我不想讴歌伟大的母爱,因为我家花斑豹(我妈)每天和我生活在一起,再伟大都融入点滴的生活中了。我也不想讴歌任何伟大的爱,把爱落入俗套就坏事了。

只是,我特别想向我的同学表达感谢。2018年除夕夜凌晨2点多,我感到现实让我绝望,抑郁向我袭来。凌晨3点我在我们同学群里发送我要告别世界了一类吓人的话语。其实我觉得没有人会去理我的。毕竟我“不正常”嘛。只是我接到了很多电话……真的,我从来不知道我同学那样关心我……我心怀感动和歉意在群里和同学们解释也第一次和他们说我患有双相情感障碍。很多时候,“爱”给我惊喜、给我感动。《梦与现实的疯狂》-水粉与卡纸-4开-创作年代2016.1.3.jpg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勇敢的女孩,十年来,我从不刻意隐瞒我所患的疾病,虽然我妈妈有些顾虑,但她还是尊重了我。

我不觉得这个病有什么值得隐藏的,不就是种病嘛。在社会生活中我也得到了很多理解和关心。当然我承认也有些“不开化”的人会去介意,但这也是正常的,这也需要我的理解,毕竟不理解和自己过不去嘛。其实换位思考才是关键,他们也有他们的世界他们的顾虑。这样一切就云淡风轻了!

十年了,我患双相情感障碍十年了……

14岁到24岁。十年,我伴着双相情感障碍一同成长。我不想说这里有多少泪水和多少困难什么的,我觉得这太俗了。但是我想起杰米森的一段话:

“因为哭得更多,所以欢笑也更多;因为经历过所有冬日,所以更能欣赏春天;因为死亡如紧身衣一般,所以更了解生命的意义;因为看到人性最善良和丑陋的部分,所以慢慢了解关心、忠诚和豁达的价值。”

此时我百感交集,画着画写着诗的我长大了。是啊,我是与双相情感障碍相伴长大的。虽然我找不到我是谁,但我活在人世间,感受着世间百态,用慈悲的心来感受这一切,这也就够了。

今天写下这些文字时,我突然想起了顾城的一首诗:

只有影子懂得

只有风能体会

只有叹息惊起的彩蝶

还在心花中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