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康复广角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51号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Tel:010-82088261

Email:[email protected]

科普知识

有家族精神病史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来源:转载微信公众号:ItGetsBrighte 作者:翻译:郭英男
浏览次数:

Amy Molloy是英国镜报心理健康专栏的撰稿者。对她来说,“抗抑郁药”这个词在她十岁之前便成为了一个熟知的单词。

我家族里有几个人—包括我母亲—都在长期服用这种药。从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Prozac(一种治疗躁郁症的药物)是什么,我的一个玩具就是摞在电话旁装满贯叶金丝桃(一种治疗抑郁症药物)的药片盒。”

 Amy的家族有遗传性精神疾病。“我们家所有女性很疯狂” 。Amy的父亲一直都会拿这个开玩笑,甚至在Molly把自己的男朋友带回家时也会“认真地”告诉他们。“如果知道你的家族中很多人患有精神疾病—尤其是女性—情况将会变得‘很独特’。因为当你每一次失落的时候、每一次遇到困难的时候,你所想的会和他人不一样。你会不由自主地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继承了家里的心理疾病。”Amy常常这样描述精神疾病家族史对自己带来的困扰。

研究表明造成精神健康问题(如抑郁症)的因素有很多。除了生化因素、疾病、人格、长期的压力状态(如工作压力)以及压力性或创伤性事件之外,遗传也是心理健康问题的部分原因之一:双相障碍似乎具有家族聚集性;特定的基因型可能导致个体遗传性厌食症。无论是通过自然还是通过遗传,人们普遍会认为,焦虑的父母更可能生下一个焦虑的宝宝,而这个孩子长大将成为一个焦虑的孩子。

对于像这样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我们这样的人脑海中都藏着一只‘黑狗’(*见文末注)。我很肯定这就是为什么作为一名作家,更倾向于撰写关于心理健康这个话题的内容。”Amy希望能从这份工作中探寻揭示可以导致积极心态的“神奇”公式的方法,能够知道为什么有些人可以看到光明的一面,而其他人却在阴影中度过他们的一生。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尽管乌云时常笼罩在家庭上方,Amy仍旧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快乐的人,来自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就像一个有遗传性身体疾病的人一样,我一直都在认真地对待我的心理疾病——到现在,作为一个成年人,我开始享受由此而来的好处。”

从学生时代,Amy就开始有意识地研究自己应对心理困难的方法。“我有一个秘密的方法—‘记忆清洗’,我会在每次发生不良心理事件时进行练习。如果有孩子嘲笑我,或者我在食堂摔了一跤并感到尴尬时,我就故意多眨眼睛,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眨眼睛上。只需要一会儿,刚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都从我的脑海中消失了。”

这不是我用于自我抚慰的唯一秘技。直到我十几岁时,我都会在睡觉时裹一条舒适的毯子,这种办法为我建立了一个简易的‘舒适区’。当我还小的时候,我会沉迷于煮茶——煮茶时耐心地等待,是我进行正念或者冥想的一种方式。”

 但是这些主动尝试并没有让Amy从精神不安中完全脱离。在Amy八九岁的时候,她开始出现一些强迫重复性行为——花几个小时在沙发上反复摆放垫子,使他们完美地排成一行;下咽前强迫自己一定咀嚼食物15次;有时还会有“检查”自己能否把下巴放在胸前这种奇怪的冲动。

  “这些强迫症倾向起源于我17岁生日开始的饮食失调症。”在情况最糟糕的时候,Amy每周只吃一片吐司(周日是我的“吃东西”日),仅仅靠补充少量葡萄干和能量饮料来维持生存。然而,Amy觉得自己在这个时候已经足够应对这种情况了。

 

某种程度上,我知道情绪上的挑战即将到来,我会开始努力寻求帮助,并寻找医治自己的方法。”同时,在困境来临时,Amy会默念“我很安全,我很好”给予自己积极的心理暗示。

  “我一直都知道,如果我还希望过着令自己满足的日子,我必须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今年,Amy已经30岁了,尽管她的饮食失调已经得到了完全缓解,婚姻美满幸福、还有一个美丽的宝贝女儿,但她仍然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以维持自己的精神健康中。

Amy的“情感支援”包括心理治疗师、生活教练和催眠治疗师,甚至还有过一位“分手教练”和一位离婚导师——他们帮助Amy前一段婚姻结束时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

在我的家族中,由于我们的家族史,从来没有人认为向专家寻求帮助是可耻的。”有很多30多岁的人还只刚刚遇到他们人生第一次真正的“情绪挑战”(比如购买住房的压力、婚姻破裂或父母的死亡),Amy认为自己已经领先他们很多步。“我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来制定一整套完整的策略和应对机制,这些方法使我成功地克服成年期的挑战。”

直到今天,Amy仍然不会称自己是一个天生快乐的人。但她认为自己是一个“战略上快乐的人”——她有能力从任何负面情况中看到积极的一面。“我很欣慰自己能在长大的同时就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脆弱性,因为这让我更加坚定地想方设法来获得希望、和平和乐观。如果我的心理健康状况开始下滑,我也会知道这些警告信号并且尽早采取行动,可能会选择放松心情,花更多的时间去亲近大自然,又或是预约一位治疗师。”

我可能永远不会忽视家族带给我的心理健康问题,但对我而言,这不是一个糟糕的继承品。由于我的家族史,每一个美好的日子都会让我提高自己的适应能力、共情能力,满足我的好奇心,让我对这样的生活怀着深深的感激。”

如何打破精神疾病的“循环”:

不要将自己带入别人的故事。如果你的父母、伴侣或后代处于心理混乱的困境之中,请不要让这种困境也折磨到你,表示同情和支持就足够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请重复一句话:“这不是我的经历”。过于感同身受只会同时拖累你们两个。糟糕的一天并不代表糟糕的生活。如果你的家族中有精神疾病的遗传,你每次醒来时都很容易恐慌。但每个人都会有自然的起伏。你有感到糟糕的理由吗?你的感受是因环境而起的吗?有时,只要找出消极情绪的原因,就可以减轻它们。不要等到需要适应才去适应。在你需要适应之前找到你的修复情感的方法。找到适合你的冥想类型,试着写日记,建立你的“求助仁济网络”。当你生活轻松、有能力、有时间时,也是去探索自我看护方法的最佳时机。自我舒缓——发现适合你自己的心理问题应对机制,思考并找出使你平静的景象、声音和爱好。

让寻求帮助变得触手可及。对于那些能够帮助你的人,始终保持联系。如果朋友向你推荐一个支持小组,无论你有多忙,也请对他说yes。你永远不知道它会带给你什么样的惊喜。

黑狗(Black dog) 出自丘吉尔有一句名言:“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丘吉尔之后,“黑狗”便成了英语世界中抑郁症的代名词。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lifeandstyle/2018/apr/08/i-never-took-my-mental-health-for-granted-now-im-reaping-the-rewards

It Gets Brighter

转载已获授权。

微信图片_2018052908045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