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康复广角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51号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Tel:010-82088261

Email:[email protected]

康复故事

我与改革开放

来源: 作者:李轶良
浏览次数:

春天的故事——我与改革开放之诞生

 

公元一九七九年的春天,我出生在中国北京一个普通的家庭。这一年是羊年,我的故事从此开始,数算至今,已有四十寒暑。年岁稍长,我便知道,我出生的前一年是改革开放元年。如若再细细推敲,我受孕母胎之时也正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改革开放酝酿之际。“小平,您好”的标语是尚处年幼的我记忆犹新的历史性画面;“黑猫白猫”的比喻是街谈巷议长辈口中经常引用的话语。

我不敢说这样的人生大背景究竟意味着什么,我只是隐隐觉得本来再平常不过的个体生命或许会由此不同。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冥冥中属羊人本有的温顺与驯服或许会因搭乘改革开放的这班时代列车而平添一派骨子里猛烈和开创性的劲头儿,活出既踏实温良又勇立潮头的精神姿态和人生风色。我愿如是,可命运这桩事是不太好说的。

 

世界真奇妙——我与改革开放之成长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经过了比较快乐和特别混沌的童年之后,差不多也是在十五岁前后,我开始觉察到自己的过往有几多盲目,我的人生要往哪里走?正处在青春期的我再也不能够对类似这样一些大问题置之不理了。于是我开始寻找,开始了所谓主动学习与自我教育,向古今中外的贤哲伟人求取答案。当然在他们中有许多已经作古,但是他们的著作还在。于是我就像唐僧取经一样,希求在他们的格言语录和能够读懂的只言片语中领悟自己人生当中的一点自觉和清醒。古人云:“圣与贤,可驯致”。学贵立志。凡事只要肯学、肯做,没有办不到的。我如是想。

毋庸置疑,改革开放以来整个国家物质生活水平逐渐提高。“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社会如万花筒一样斑斓丰富地呈现在每一个公民的眼前,激荡和震颤着我们的心灵。社会面临转型,许多人在转型期都有不同程度的迷茫与阵痛。我猜,改革开放本身大概也有它的青春期吧。譬如:要怎样改,改革步伐应该有多大;怎样放,开放到什么程度为适宜。路漫漫其修远兮,小到个人和家庭,大到社会与国家都在求索之中。老实说,渺小的个人成长何以能与大时代中国改革开放建立关联,我以为此种关联不能也不应该仅仅停留在“衣食足”的基础层面,还要向更高的精神层面发展。正所谓,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作为我个人而言,我渐渐懂得在家孝敬父母,在学校尊重老师,与人和睦相处的重要性。而以往却被学生时代的应付考试和丰富知识所取代,诸多人伦常识被自己看轻了,甚至淡忘了。作为家里的独生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皇帝”生活其实是最要不得的。若干年后,我发现那时的我其实已经开始觉醒,作为人生底色的价值观已基本确立,即三十而立。

 

为人民服务——我与改革开放之回归

 

不得不承认,转型阵痛之后的收获令我倍感珍惜也让我无比坚定。改革开放,社会需要革故鼎新;人生又何尝不需要自省内求,不断更新变化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如果说,三十岁之前的我是一个学子,虽踌躇满志,却总是对整个世界采取吸收与索取的态度,处处小心试探,不知水深水浅。那么之后的我从事酒店工作开始渐渐放胆和专注于服务和奉献了,至今已经十年。

从旅游咨询到行李员,从人力资源文员到礼宾主管,从大堂经理到现在的行政办秘书。不同岗位的历练,不变的是服务于人和利益社会的宗旨和初心。在劳动中,我似乎越来越体会到工作着是美丽的,予人玫瑰,手有余香的箴言。面对那样多的中外宾客,能够有机会接触他们,为他们服务,我越来越感谢酒店工作的广阔平台,而溯之于源头,却是因为改革开放。人不分东西,地不分南北。领导和同事也是来自祖国各地,我们有机会“百舸争流”,有机会互相交流和学习,真可谓“四海之内皆兄弟”。

多元的社会文化氛围,共同的酒店服务志愿,让我们在工作中更有信心,更具活力,整个人的心态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更加健康,更加开放,更具包容力。我与新时代同呼吸,与改革开放共命运,不惑之年学以致用,知行合一,起承转合间这不能说不是一种更高意义上的价值回归,不能说不受惠于改革开放四十年释放的红利。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而我们也生生不息,让我们一起用心用力。


本文由廖金敏编辑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