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康复广角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51号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Tel:010-82088261

Email:lykangfuzhongxin@163.com

编读往来

关于迟发性运动障碍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大夫,

您好!我儿子今年35岁,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18年,先后使用过维思通、氨磺必利、氯氮平、盐酸哌罗匹隆等药物治疗,间断服药。去年服用盐酸哌罗匹隆和氯氮平治疗(持续6个月)期间出现“腿和手臂不由自主地乱舞起来”,服用安坦治疗,逐渐加量的过程中病情加重,发作次数增多,当地怀疑为“癫痫症”,做了全面检查,否定了“癫痫症”的可能。为此我们住院治疗,口服药物换为氯氮平,同时给予维生素E等药物治疗,好转后出院。出院后20多天,“手臂舞动”再次出现,这次换了一个医生,怀疑是“迟发性运动障碍”,加了盐酸异丙嗪,“手臂舞动”有好转。现在服用异丙嗪3个月了,断断续续出现还有“双手臂像拳击手那样急速出拳”,发作常在上午11点30到12点之间,偶有夜间发作,每次大约10秒。大夫,我想问:

1.  我儿子这是不是迟发性运动障碍?

2.  就诊的过程中有大夫说,我儿子的情况是迟发性运动障碍最轻的,随时间会自愈,不用治疗,是这样吗?

3.  大夫给我们开异丙嗪似乎有点儿作用,是不是需要增加其他药品和方法?

4.  能否换掉氯氮平?

5.  是否有必要到贵院治疗?

患者家长王某某

患者家长王某某,

您好!感谢您对于我们的信任。您是一个非常细心、认真、充满责任感的家长,对孩子的就诊经历描述得非常清晰,这对于儿子的就诊和治疗非常有帮助。然而由于精神科的学科特点,面诊精神检查对于诊断及确定治疗极为重要,我们无法仅通过文字描述明确诊断治疗。针对您提出的问题,我们尝试根据临床经验和文献,给予原则性的解答。

首先,什么是迟发性运动障碍?一般认为抗精神病药治疗总时间≥3个月,≥2个身体部位(如面、唇、舌、上肢、下肢、躯干)出现“轻度”运动障碍,或1个部位出现“中度”运动障碍,且无其他可导致不自主运动障碍的临床状况,那么就有可能是迟发性运动障碍。迟发性运动障碍是长期使用抗精神病药物的不良反应之一,尤其是使用第一代抗精神病药物,比如氟哌啶醇时比较容易出现。那么为什么会得迟发性运动障碍呢?目前认为精神分裂症的发病原因可能与多巴胺和GABA及氧化应激有关系,基于此认为迟发性运动障碍与多巴胺受体超敏(也就是过度敏感)、GABA不足、氧化应激有关。但上述病因仍在研究中。从您描述的症状看,确实有存在“迟发性运动障碍”的可能。

对于迟发性运动障碍,应该如何治疗呢?可能有效的治疗包括:1.换用氯氮平或其他引起迟发性运动障碍风险低的第二代抗精神病药;2.加用维生素E或维生素B6。这个治疗是否一定有效,目前结果仍不确定,有些研究认为维生素E没有显著的作用;3.加用褪黑素;4.MECT(无抽搐电休克治疗);5.深部脑刺激(适用于患有多种躯体疾病不能服用药物治疗)。以上治疗的选择要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与主治医生商议决定。

您询问迟发性运动障碍是否能自愈?非常遗憾,一般来说不能自愈。如果确实出现了迟发性运动障碍,还是要积极到专科医院就诊调整治疗,尽早改善症状,让患者更多受益。当然,也欢迎您选择到北大六院来治疗,再次感谢您的信任!

岳鑫鑫医生

本文由姜思思编辑校对。

 

参考文献

[1] Widschwendter C G, Hofer A. Antipsychotic-induced tardive dyskinesia: update on epidemiology and management[J]. CurrOpin Psychiatry, 2019.

[2] Maren C, Kane J M, Stefan L, et al. Tardive dyskinesia risk with first- and second-generation antipsychotics in comparative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a meta-analysis[J]. World Psychiatry.

[3] Lanning R K, Zai C C, Muller D J. Pharmacogenetics of tardive dyskinesia: an update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J]. Pharmacogenomics, 2016,17(12):1339-1351.

[4] Stegmayer K, Walther S, van Harten P. Tardive Dyskinesia Associated with Atypical Antipsychotics: Prevalence, Mechanisms and Management Strategies[J]. CNS Drugs, 2018,32(2):135-147.

[5] Kazamatsuri H, Chien C P, Cole J O. Long-term treatment of tardive dyskinesia with haloperidol and tetrabenazine[J]. Am J Psychiatry, 1973,130(4):479-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