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康复广角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51号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Tel:010-82088261

Email:lykangfuzhongxin@163.com

康复故事

我的康复路

来源: 作者: 阿绿儿
浏览次数:

作为一名改革开放后出生的80后,我切身感受到了近30年改革开放政策惠及民生的不断举措,尤其是在医疗改革和教育改革方面。我出生在一个衣食无忧、和谐美满的家庭中,不断健康成长。可是在1997年春节,恶梦开始了,我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确诊后,我马上开始系统服药。那时,没有医保,药物全是父母出钱买。时光荏苒,一晃20年过去了。在这20年间,我不断康复,见证了精神疾病事业从弱到强的变化,对病人从强制管理到尊重呵护的变迁。尤其是近几年大夫知识不断更新,新药不断问市,治疗手段更加多样化,国家一直加大力度惠及我们这个弱势群体。2002年,我开始参加医保,现在服药和体检的费用大部分都可以报销。2017年北京医院医药分家,药品阳光采购,药费大幅度下降,让我吃得起新药,药物更有效,副作用更少。现在,国家给住院和门诊的精神疾病患者及其家长更多补贴,在综合医院设立精神科,给重度精神病人免费服药,创建温馨家园。更令人欣喜的是国家设立了《精神卫生法》,最大程度的保护了精神病人的合法权益和人格尊严。

由于疾病,我没考上大学,就选择了自考的漫漫长路。自考是改革开放后,1981年经国务院批准创立。我经常阅读外国名著,《简·爱》、《汤姆叔叔的小屋》和《给我三天光明》都是我最喜欢的,我多么渴望能拜读英文原作。于是,我选择了英语专业。没想到的是自考很难,考了之后才知道什么叫考试不及格。可是,我相信只要努力就能一门门通过考试。

我每天都服许多抗精神病药,还会出现多种的副作用,脑力、体力都不如别人。我最痛苦的副作用是锥体外系副反应,我一直坚持着,忍受着。后来大夫让我服用苯海索缓解副作用。于是,我就一直坚持服苯海索,改善副作用,奋发图强。

公共课最让我受益匪浅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我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认识和分析现实问题。学习专业课时,我才发觉我的英文虽然通过全国英语等级考试二级,但仍很吃力。我每天早晨,6点多就出门,到了学校,先温习前一次的课程。例如《英语国家概况》,是我最喜欢的。老师讲得很好,好几百页的教材,一个中文没有,要背下来三分之一。这门课,不仅让我学习了英文,还了解了六个英语国家的历史、地理、文化等许多知识。找参考书是另一件大事,国家图书馆、海淀图书城和西单图书大厦成了我常去光顾的地方。那时地铁没有现在这么方便,每次去都得坐公交车一个小时。为了节约时间,我一边坐车,一边看书。多少次在国家图书馆,我把有用的知识复印下来,视若珍宝的带来家。后来发现海淀自考办的教科书是绝对正版,还复印有已经绝版但极其有用的辅导书,我如获至宝。

我每天上课,复习功课,还努力学习精神病学的知识。一点点了解自己的病,和自己吃的药,在报纸上发表了多篇文章,诉述自己的成长经历,和病友分享康复的快乐。我每天快乐地在浩瀚的书海中畅游,精神病也好像离我远去了。近几年,我通过系统服药和积极康复,病情稳定了,药量也减少了。

《高级听力》我考了四年。每年只有一次考试的机会,过不去就得再等一年。在第一次听VOA的时候,只听“呼噜呼噜”的一条新闻就过去了。当时觉得好难啊!那时候,还没有U盘,都是老师放磁带。有四种考试的题型,遇到不会的就不停的查字典,当时网络也没有现在这么快捷方便,我就查《朗文当代英语大辞典(英英-英汉双解)》。老师给的听力材料上被我写上了密密麻麻的注释,词的本意、句中词的具体含义、不同介词的具体搭配、从句、名词、动词和属格的用法等等。每天,我总是练习听力至少5个小时,听累了就去体育场跑步,到图书馆查阅资料。家里的听力书买了一本又一本,新闻VOA也从初级听到了中级。一篇VOA,从听到听懂、到复述,抠出每一个词的意思,理解每一个时态的用法。有两周我听得耳朵直流脓,我就查字典、看书,耳朵好了,就继续听听力。口译课上,我学会了顺时记忆、记笔记,很顺利的就通过了。所以,我的目标就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口译或是笔译翻译。

改革开放后,国家批准创立了自考,我才能得以上大学,参加自考这个宽进严出的考试。我在与病魔斗争中,努力克服各种困难,取得了大学毕业文凭,国家还给我几千元的补助作为鼓励。从专科到本科,一路风雨走来,很辛苦,可是我不后悔,我要用学习的知识实现自己的理想,相信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一名合格的翻译,能够学以致用。感谢自考,感谢老师,感谢国家给我机会,让我能够大学毕业,为祖国的未来尽自己的点滴之力。再感谢国家对精神病人的不断扶持,希望制定更有力的政策和经济扶持,帮助我们像正常人一样努力向前,享受改革开放40年来惠及全国人民的共同福祉,做一名骄傲的中国人。

                                                    

本文由廖金敏编辑校对。